交換日記[10] – 黃苡晴

0
983

因為跑得快的關係,從小到大的接力賽我幾乎都跑最後一棒,我想我並不擅長傳遞什麼給別人,因此慣性成為被動的一方,無論是情感上的給予還是日常的交流。

國小時,我從基隆搬到臺北,並不是差距多遠的城市,感覺只是從邊緣搬進了中心地帶,直到最近一次回基隆,我發覺自己處在尷尬的位子,就像基隆到臺北不長不短的尷尬距離(大概搭火車時睡覺睡久一些),在基隆的老家我顯的太過於都市氣息,父母那代並沒有因為搬到臺北而失去對出生地的熟悉,而除了我以外的小孩都留在基隆讀書升學,我像特立獨行的客人,不清楚該如何表現自己的模樣。我時常會不自覺的放大這種疏離感,明明身在其中卻總是以旁觀者的眼光在觀察,在努力取得認同和歸屬後,歸類於掙扎後的適應不良。

大前天是畢業典禮,而比起18歲,從高中畢業似乎更有成長的真實感。
高中三年,「適應不良」這四個字時不時從我腦中浮現,像抓到了一個無條件認罪的犯人,遇到挫折或不合自己心態的事就通通歸咎在他身上。我們還沒找到面對人群時的標準笑容,還沒學會以柔軟的姿態應付生活,偶爾還是會不小心說錯話,面對問題時仍有些笨手笨腳,在發現自己的失誤後尷尬的笑了笑,才意識到早已不是能揮霍包容的年紀,適應不良不能再頂替所有成長中的不舒服,在這個預定好的日子,我們必須開始努力長成自己喜歡的模樣。

每一次決定開始認真生活時我便開始寫日記,日記對我來說大概是努力生活的痕跡,沒有紀錄事情的日子都是糊的,但生活過著過著,不知道為什麼就糊成癱軟的樣子,因此半途而廢的日記本散落在房間各處,偶爾翻到又對以前沒有毅力的自己產生嫌惡,反覆輪迴許多次後,我直接用是否寫日記來決定當下的生活,原本是被反覆無常的生活控制的日記,現在似乎能掌控生活的樣貌,偶爾認真生活,偶爾讓日子糊過去也不會感到焦躁不安。

我想r8大概是一群想找到歸屬感、想變成自己喜歡的模樣、想認真生活的人所組成的。雖然還沒真正認識這裡的每一個人,但漸漸喜歡在工作室裡流動的空氣和音樂、拋出問題後碰撞出的觀點、彼此承接的話語,還有這些承接了彼此差異的交換日記,而r8也會因大家的共同和不同,慢慢勾勒出屬於它的形狀。

少數擁有的傳棒機會,交給下一位跑者,郭澤勳!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