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日記[15] – 孟辰

0
580

想把所有煩惱都忘掉,做不做得到?還是一切,都只是庸人自擾…
身為內向敏感主義者,總是太容易被簡單的話一語道破,因為習慣也容易複雜所以欽羨簡單。
自己太容易被各種情緒淹沒,處女座擅長發生小劇場,再合力開一間歌劇院。

很多人都說每一分情緒都是珍貴的,那些是無法再來一次的當下,應該好好收拾。
對情緒有一種念舊的感覺,我應該像千尋裡的鍋爐爺爺不停打開又合起上百道抽屜,大部分裡面都亂七八糟,而有幾個是我再也不會打開抑或上了鎖,而他們都尚未被標籤,因為未整理好前,他們都不該被定義。
一直,我都做著一個重複且漫長的夢,而醒來我只有一陣困惑,夢裡有個若有似無的白色盒子,而我不停地朝那個盒子走去,就如薛西弗斯的石頭一樣,當我靠近時他便合起來,遠遠的他又慢慢打開了,夢裡的我好像非常好奇那裡面是什麼,彷彿探究他的一切是我這輩子的目標與想望,一次又一次考慮速度、觀察他的形狀與時機點,但仍然不停的失敗,而失敗後的重來,我便將醒來。好比薛西弗斯這個眾神世界中的小人物,無力對抗卻又反抗,他明白自己生存的境況是如此悲慘,意識的覺醒使悲劇性的痛苦更加折磨他,石頭滾落下去的那刻,循環苦難的開始…..「力爭上游是種永恆的狀態,光明且掙扎,尷尬的程度與墮落的速度一樣可悲,寒冷且疲憊。」我背負著隱形的石頭,一切現實的包袱令我苟延殘喘向前匍匐,越來越不懂自己想追求的是什麼,但身上的枷鎖隨著年紀的增長越來越多甚至堅固,當意識覺醒時,便是凸現自己的悲慘。
用指尖滑過生活的小褶痕與傷疤,沿著小小的突起順勢捧起這個夢,我感覺自己已不像從前用氾濫的感性去看待,加入更多務實,讓身邊的東西除了有光還有濃濃的黑影,他們更立體的出現在我心上。
喔嗚,聽說,噩夢就是拿來撒嬌的啊。我總是看著你,柔軟彷彿將我噬去,現實將我打回,但你仍輕輕瀝乾我的悲傷,還有溫柔地拾起我的每一分情緒。看著你精神的換上舒服的顏色,準備一天的忙碌,我拿起牆上的鑰使,將憂慮掛回同一個地方,輕輕地往你的那個方向伸手。
至於夢裡那個巨大的白色盒子,不是不將他探究,而是我得想清楚是不是真想解開他的秘密,因為畢竟那終究是屬於我的,私人的,隱晦的,荒謬的,而我知道,你會一直陪著我,對吧?!

生活的情緒,是滿溢的吧,關於自己的每天,零零碎碎的,對你來說是哪個部分呢?

-第一次寫交換日記是什麼時候?
小四
– 有什麼深刻印象的內容或記憶嗎
用很便宜但外表浮誇的日記本寫一些
後來覺得無奈又無關要緊的皮毛事
但當時覺得很嚴重吧 真是八卦又好笑
一些日子裡小小的腳印漸漸被海浪沖刷走了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