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成功後反而是全然的空白。[交換日記by MONOGATARI #03 – 林于玄]

0
699

大家好,我是林于玄,也可以叫我Cosine,現在由我開始第三棒的交換日記接力。

搬來台北已經一個禮拜,在來到台北前我曾經寫下這麼一段文字:假如說有什麼是鄉下孩子共同的命運,那無非是離開家鄉前往繁華的都市。都市強大、自由、富裕、文明,看似只要努力,所有事物在此皆能得到實現,萬物皆能得其所。比起遠方燈火輝煌、車水馬龍的都市,此刻身處的「家鄉」卻顯得簡陋破敗,急欲離開家鄉尋求理想的實現,這正是鄉下孩子懷有的「都市夢」。

假如說許瞳的高中三年是線性燃燒的仙女棒,我的高中三年也許就是到處飛舞亂竄的蝴蝶炮吧!因為不想乖乖地在升學的線性途徑裡面燃燒自我,所以我寫詩、出書、攝影、當臨演,明明是數理實驗班的學生,卻斬釘截鐵地說自己大學絕對不讀自然組科系,我盡所有可能地「逃」。

高中三年,我不斷地想要「逃」。從家庭逃跑、從班級逃跑、從家鄉逃跑,彷彿只要不斷地逃跑著,就能不顧一切地將後方視為他者。但抵達終點的人都知道──唯有在逃跑時能夠完全沉浸在逃跑成功的快樂中,真的成功後反而是全然的空白。現在的我遠離家人、遠離我曾經痛恨的升學制度、遠離宜蘭,站在台北的捷運上,卻覺得我離終點好遠。捷運明明那麼快速、停靠那麼多站,離我要到達的地方卻顯得更遙遠。我必須時時注意身處的站名,不時翻找手機相簿中的捷運路線圖,確認我離目的地還有多遠,才能獲得短暫的安心。接著,在列車行駛數分鐘後,再次確認自己身在何方。直到抵達。

所以我偶爾還是會想念儘管不斷誤點,但只要望向窗外就能找到自己的定位的宜蘭公車。但儘管如此,我仍舊記得當時的所有不理解,也深知現在對於當時狀態的平靜感,僅僅建立在距離之上,而我並沒有解決它,只要我願意(抑或者出於非自願)我就會重新陷入相同的情緒,換來一首詩,或者糟糕的一天。就像這樣懷抱著過去與現在的矛盾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並且認知到這些矛盾可能無法解決,繼續踩著腳步前進,也許就是長成的樣態吧。

不知不覺中也從一個追求成長的少年,成為一個認知到長成的代價的孤獨的人了呢。在我這麼想時,r8studio就默默地開始動作了,它把一個個獨立的個體聚集起來,成為一個像是沙龍般的場域。對我來說,交換日記就像蒐集一段段的影像,每一段影像都在真實世界裡形成矩形,擷取真實世界的一部份樣貌,構成局部的真實。最後,藉由排列這些影像讓它們成為一體的儀式,這些影像才被賦予意義,產生了通往真實世界的其中一個途徑。

此時的我仍然不斷地想著關於青春、長成、孤獨這類的事,但是光想是沒有用的,我需要經驗更多的青春、長成和孤獨去貼近那些不可訴說的「What cannot be said」,再以能夠訴說的方式向他人呈現局部真實。r8studio在記錄故事的同時也正悄悄地生產故事。像是這樣持續下去會變成怎樣呢?就連我自己也十分期待呢,所以,接下來,就讓王豫接棒吧!

-第一次寫交換日記是什麼時候?
大約一年多前,開始和當時還沒在一起的前男友寫的。
-那時候寫了甚麼?
只記得那時候貼了很多拍立得、照片(相片紙印出來的那種),還有酷卡在上面。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