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日記[20] – 葉芊檍

0
801

(自九千八百公里外光速甩過來的接力棒差點把我的手一起甩到地上!)

  20號跑者小仙女千千,提著一雙最近越發粗壯的短腿慢悠悠的起跑了。

  Bonny說到收邊打結,前陣子我才剛學會了針織與梭織布的收邊打結法,雖然故事還不用結束,但作品卻要好好的收好尾巴呢。但我一直都做不太到收好尾巴的這個動作,尚在學習,資淺到想法總是太片段又快速,總來不及組成一篇完整的文章,甚至是一句話,它們就在腦內雀躍的火山爆發然後--快速冷卻成火山岩(而且八成是流紋岩,又酸又脆還留下詭異的痕跡),從此僵硬在沒人知道的地方,我常連點火山灰都撈不到。

  渴望哪天我的髮際線除了汗水之外還滲出乾涸的腦汁。

  方說了我的思考太片段,已經為自己雜亂的文句找好理由了,我的文字和言語目前都無法獨自支撐我的表達,所以就使用了(大量的)括號來無止盡的補充說明,希望我盡快成為不依賴括號的人。

  我是摩羯座,深刻的悶,深刻的騷,有人說我一點都不悶騷,大喇喇的像個三八阿花(我想意思大概是我只有騷,收不起來),成天喊著自己是小仙女,然後自備語音賣萌特效(喵喵麼麼哒),好像要全世界都稱讚我。那是極大的誤解(但也可能是對的),因為我太需要了,需要一副自認為華麗的外殼來妥妥的蓋住樸素的肉胎,讓距離形成美感,渾然天成的東西太容易也太難美麗,所以需要一點造做(對吧,嘻嘻)。

  安全的、中庸的、沾沾自喜的,然後焦慮的。

  最近有點喜歡聽一個朋友講的話,接下來要引用他的片段。

  「來到台北之後,跟我想的不一樣,台北人的思想比我想的封閉,竟然有人問我一個人走在台北的街上會不會害怕。」

  想像中的台北應該至少是個台灣首都,最摩登之地,竟被一個(天龍國認為的)南部人下了如此評語,震驚吧!其實也還好,心裡多少有點數了。我沒有來自異鄉的故事,從小就是個公主般的存在,連火車都不太會搭,唯一一次自己出遠門是高中畢業後哀求了大半月的換宿之旅,找的旅店還是前兩個禮拜朋友剛去過的,跟爸媽掛過保證的。青春的(年齡的)尾巴也是在自己熟悉的捷運上遊蕩,一遍又一遍聽著熟悉的歌、吃著熟悉的飯、聽著熟悉的每個半夜剛到來後的催促睡覺聲,(雖然知道是關心但還是聽得很煩,作業做不完啊!)高中的挫折是沒有挫折,大學的煩惱是沒有煩惱,一切看似奢侈卻又擔心太奢侈了,好討厭!(真心的討厭,但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被螞蟻咬的感覺,好拘束)

  可能是因為混亂的以上,我來到了r8,或許能夠因此遇到心靈相通(或是想一起學魔法)的人也說不定,或許會不小心在莫名其妙的事情上太敏感而扯到淚腺也說不定。

  就算是哭泣也要可愛憐人的哭,笑要更燦爛的像菊花一樣笑,我還要學習魔法,做個小仙女,雖然可能是醜不拉基的仙女,但是抱緊了自己之後還是要堅強的活下去,然後越來越美麗。

  唉呀,這次的尾巴又沒收好,分岔了,快變成九尾狐了哈哈。

  下一個要接住我的魔法棒的,李莉婷!蹦級蹦級喵!這是加油打氣的魔法。

– 第一次寫交換日記是什麼時候?

有記憶的第一次是小學五年級

– 跟誰寫什麼樣的內容呢?

跟一群當時的好朋友(現在幾乎都失聯了),正常的日記忘了,但還有寫故事接龍之類的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