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日記[26] – 魏辰安

0
685

上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目前)在R8聚會的時候記得許瞳煮了咖哩飯,或者是從冰箱裡拿出來加熱,我忘記了。那天中午則是吃了印度咖哩。

每當有一段長長的空白時間,把長長的願望清單盡可能化為現實,畫一個之後可以打勾的圈。然後,這時候就有壞事蹦蹦蹦地大笑著跑過來,我又黏滯在這裡。

最近在醫院照顧阿嬤,照顧病人的時間,看似可以做很多事,念一點書、寫一些東西,但其實在病房的瑣事是不停歇的。吃藥、吃飯、吃藥、洗碗、注射、記錄吃了多少、記錄排泄多少、接待時而來訪的親戚、然後又一餐、又一餐,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好像家庭主婦的日常一樣,煮飯、洗碗、接孩子、清掃,聽來無事的一天,卻是滿滿的零碎行程。只能在阿嬤睡去之後,在日記上撿拾生活的片段,寫信朋友們。

我不想喝酒,不會抽煙,懶得這樣方法訴諸生命必須承受,之重,我懶得哀嚎,懶得堆疊繁雜的隱喻和辭藻,沈甸甸的生命啊,愛啊。我喝了一大堆白開水,又再煮一壺,訂了一張當日來回的火車票,把牛仔褲穿起來出門去711拿車票,回家之後開始打掃,等水冷一些再全部喝掉,讓腦袋變得清清淡淡,休假一日,鼓勵自己像是平常喜歡的那樣坐火車出門、騎腳踏車、淋雨,回家睡一場大覺再去醫院接替。

想到那天阿嬤煮了一大鍋咖哩,打電話要我中午回去吃,而下午約定好要陪阿嬤去看醫生,吃了咖哩,到醫院去,現在仍在這裡,不知道接著會如何。

而一陣子過後,要到台北的生活一樣也一無所知,想象中是灰灰粉粉的顏色,伴隨一些雜訊和油漬在下雨的地上那種彩色波紋,唯一的確定,大概是可以到R8去。

-第一次寫交換日記是什麼時候?

沒寫過。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