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日記[29] – 黃馨 

0
469

當然。我的職業除了是學生外,也可以算是秘密保鑣了吧(笑)

忘了從什麼時開始我總是在聽別人的故事,妳能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嗎?當然。每個肯定回答的瞬間都能抹掉他人靈魂深處淌出來的鮮血,秘密一但被我吞進肚裡後,即使竭力追憶也沒法再從記憶深處被挖掘出來。

突如其來的接棒通知就和瑪莉亞颱風一樣,此刻的我正展開一場逃亡,拖著厚重行李用盡所有力氣想跑得比颱風快,不願聽明日的陸上警報響起被困在台北。正午的陽光炙熱難耐,公車窗外的陽光和陰影在道路間互相追逐,玎萱說她是偷渡客,那麼我會說自己是拾荒者。因為我的生活就是不斷的在收集細小的片段,撿拾過期的心事,來台北之後,車水馬龍的嘈雜聲掩蓋了哭聲,儘管如此,我還是想在所有感官格式化之前紀錄一切,浪漫的,透明的,純粹的。

我搭上離開台北的火車了, 每當我要回家A總會打來提醒我:不要忘記下車。這會讓我想起某次我去淡水河畔割草,我弄丟了錢包,弄丟了身分證,弄丟了健保卡,他劈頭就問:妳會不會哪天就弄丟自己啊?迷迷糊糊活到了19歲的我只希望自己在城市裡不要再迷路了,不要再忘了按下車鈴,不要再患著無可救藥理想主義者的病,儘管疾病使人變得有趣(笑)

寫到這以往的備忘錄跳了出來:
一支鉛筆可以畫一條三十五哩長的線。
一般女性在一生中會用掉六磅的口紅。
一個人如果能開汽車前往太陽要花100年。
(考到駕照真想立刻開去,但我更想前往月亮,如果開往月亮需要多久的時間呢?)

一路上我聽著Scott McKenzie 唱的San Francisco,不知不覺地笑了,它歌詞讓我想到 r8,我想r8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吧:You’re gonna meet some gentle people there ,People in motion ,There’s a whole generation ,With a new explanation。嘉義站到了,我該下車了。

下一棒,家愷,此刻的你在聽什麼音樂呢?颱風即將來襲,別忘了帶傘

– 第一次寫交換日記是什麼時候?
小學五年級,我最好的朋友要轉學的半年前,我們為了紀念彼此的友情開始寫交換日記。
– 有什麼深刻印象的回憶嗎
我們兩個有共同養一隻玩偶,每天輪流帶回家,都會在日記上標注牠今天幾點睡覺,今天吃了什麼。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