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週拋 [#01 雙週拋 by許瞳]

0
1374

我從小學三年級開始近視、升高中的暑假開始戴隱形眼鏡。
戴的是日拋,每天戴完就丟掉,第一次戴隱形眼鏡時鼻樑輕盈、卻擁有久違的清晰視野,那樣的感動久了也不再能夠回想了。隱形眼鏡就是一個壓制視網膜的罩子,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短暫忘記自己近視的不便。

我從上個月開始,從日拋改成戴雙週拋。

雙週拋的麻煩之處在於,原本覺得一文不值、用過即丟(但其實頗貴)的隱形眼鏡,在每天晚上摘下之後得好好用生理食鹽水沖洗、浸泡在隱形眼鏡盒裡面,等到隔天早晨再戴回眼球上。這說得假掰一點,大概就像將今天的「限時動態」加進「精選動態」一樣,原本二十四小時就會乾枯消失的東西,重疊在「上一個你所看到的畫面」、莫名其妙地被延續了下去。

或許有些東西也像日拋、雙週拋所帶有的責任性也說不定。例如時間的斷裂感之類。

每天用著拋棄式的免洗餐具、住在窗戶狹小的出租公寓,早上起來在捷運上滑著依照最新時間軸篩選的社群網站貼文、點選依時間軸排序的限時動態。目前我的身邊沒有什麼是可以延續超過二十四小時的。所以人們總是健忘,然後把日記或者雜思當成日常的文脈,但說到底,其實只是要把「貓」與「貓食」哪一個放在前面的問題罷了;或者說,換一個連接詞、換一個形容詞──因為大家每天想的事好像都相同,所以如果相同的話,今天大概也沒問題了──就像這樣,每天早上戴上新的日拋,看見腳邊那隻和昨天差不多模樣的愛犬,下樓倒垃圾、出門前發則新的貼文。
嗯,今天也加油吧。

嗯,今天也加油吧,不過今天其實是浸泡在某種液體裡的昨天,所重製下去的東西吧。為何戴上眼鏡重新回到清晰世界的我們,總會有重新開始的振奮感呢。

現在戴著雙週拋的我,想著即便用了同一副若有似無的眼鏡,今天與昨天我所看到的街道,是否依然相同呢?我想隱形眼鏡就像是濾鏡一樣的東西吧,它所提供的某種塑型能力帶來了短暫的視覺,又有變色片、角膜塑型、日拋、月拋、雙週拋可以選擇。但其實戴上眼鏡的自己,會忘記正戴著眼鏡的事實;戴著眼鏡的他人,則會影響到我們估算人間距離、持續關注某事物的時間長短。例如要寫多長的文章才方便閱讀、寫什麼樣的文體才能表現自己所看見的世界。然而倘若每個戴著日拋的時間並無連續性的話,可能我們有意識地忽略了許多重複發生的事情。

只是突然想起眼科醫生多年前曾經跟我說過,人一生有戴隱形眼鏡的壽命,就算換了新的隱眼改了度數,更換的也只是附著在眼球上面的那層膜而已,眼球本身並不能更替、一直在記錄著我們的使用時間。角膜會持續變形、直到有一天不再能塑型為止。

那時候大概又要回到那個孤立無援的混沌的世界裡,或者那時的我們反而能夠感受到自己一直以來沈重的混沌感也說不定。

現在的我戴著雙週拋。

 雙週 [#01 雙週 by許瞳]

 半格機 [#02 雙週 by許瞳]

 警衛伯伯 [#03 雙週 by許瞳]

 獅虎山 [#04 雙週 by許瞳]

 雙語幼稚園 [#05 雙週 by許瞳]

 拾捌 [#06 雙週 by許瞳]

文 | 許瞳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seisyun.hitomi:

Instagram:@hitomixu

設計| 捺冶 728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728naye/

Instagram:@7.2.8_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