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從哪裡來? #01] 鍾承恩(19):大學生

0
4439

-那你進去成功之後有什麼失望的嗎?比如是男校之類的。

其實還好欸。

-那你國中是男女合校嗎?

是啊。

-那要住校嗎?

有住校但我沒有住。

-那時是思春期。對於一個思春期的男子來說,那個男校有沒有什麼讓你失望的地方或是心得?

-很生氣沒有女生嗎。

沒有其實女生我覺得已經沒有很重要了啦。我第一年進去的時候,因為明星高中,大家都很厲害,但我進去第一個學期就想說,好像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厲害。

-是哦。

第一個學期基本上都在讀書,之後就去參加社團,所以進了校刊社。後來我覺得不要一直讀書,所以大部分時間都在弄校刊社。

-嗯嗯。

然後你問進成功有什麼失望?其實那不全然是成功的問題,但我有時候會羨慕附中、建中他們做了很多校園媒體,關注很多黑箱課綱、選課系統、選社系統等等的。可是成功的學生就比較不注重這種東西,當然這是比較出來的。跟建中他們比,他們的意識比較明顯。這是成功讓我覺得滿失望的一點。

-所以你是希望每個人都有意識。

有自覺,那樣講比較好。

-可是你進去之後,就發現明星高中的人們其實也沒那麼有意識而失望了。

也就這樣啊。

-那在製作校刊的時候,你選了什麼主題?這樣的主題有沒有給你什麼影響,你不是社長嗎?

其實我一開始加入校刊社我以為是文學性質,我一開始不是覺青。

-一開始是文青。

對,然後進去之後被我的副社長帶壞。

-學長嗎?

不是,就同屆的。他就是一個很積極的人,我就連帶被影響。我也想讀女校,女校都做那種文學性的。

-那你高中放學的時候都在幹嘛?

這就有趣了,其實也沒那麼有趣啊。我們很不喜歡回家,我們的習性是賴在教室不走,就算什麼事都沒有做。大家都在教室裡面聊天。

-那你們都聊什麼?

垃圾話啊。

-比如說?

呃。

-AV之類的?(笑)

沒有,我們不會談論AV女優,我們會看AV女優。我們放學之後會把投影幕拉下來看A片。

-好男校喔。幾個人?

看A片大概全班都在啊。

-全班是多少人?

三十幾個人啊。

-那三十幾個人大家的興趣會一樣嗎?

題材不一樣不重要啊,重要的只是用大螢幕看A片好屌喔。

-體制外的感覺嗎?

對啊差不多,而且我們是用數學老師的電腦。除了這個我們還會打橋牌。

-那打橋牌的話大家聊什麼?

完蛋了,沒有什麼印象深刻的。

-所以就是對你來說,跟大家一起看A片、聯絡感情。所以聊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那些大家在一起的時間,共享的感覺。

重要,之後就不這麼想,就沾邊而已。

-那過了那個暑假,反黑箱課綱過後對你來說有沒有什麼改變?

我可以跟你說我高中有翻過一次牆。

-嗯嗯

有一陣子大家很流行翻牆出去買飲料,我就覺得,感覺高中生好像要翻過一次牆,所以我那天就跟他們一起翻牆。因為我們學校的牆很高,我翻過去的時候手就壓到制服,然後跳下去時制服就破掉。

-那制服就丟掉了嗎?

我就藏在我的床底下。

-那你之後有跟家人說嗎?

之後有說,當下不敢說。然後好笑的是,很多人都翻牆出去買飲料,可是我什麼事都沒做,我就自己走回去大門口。

-那是高幾?

高二。

-例如說很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個人的力量是很大的。你高一的時候是覺青,比如說想要翻牆,那是一種POWER,你高一的時候有什麼東西要對抗、要解決,那你現在已經快要20歲了,回想起那時想要翻牆的原因,是不是因為想要解決什麼問題?進一步來說,那現在有什麼目標?或是說想解決什麼事?

應該說以前或現在都是在解決事情,但以前是用對抗的,現在比較像50歲以後的老人在想要怎麼和解。就可能是比較老的人會有的心態,現在不是想要對抗什麼。

-是和平共處的感覺,或是和解。

嗯嗯。

-你以前算是個積極,或是說激進的覺青,但現在卻對事情有了新的態度。你的處世價值為何發生這樣的轉變?是不是受到身邊朋友影響。和朋友、家人的相處是如何影響你的呢?有沒有什麼經驗或記憶?

其實沒什麼朋友欸,這樣講好像有點難過(笑)但其實同儕影響蠻大的。像我高中之所以會變成覺青,是因為我的學長跟我說,自覺覺人,幹好感動喔。還有我的副社長跟我也很要好,影響也很大。如果說上大學之後喔,沒什麼朋友耶。

-你是看了什麼書嗎還是?

書的話……我覺得可以說哲學系的影響蠻大的,一些學長姐的想法等等的。我想跟哲學系的氛圍有關係。

-那哲學系的學長姊跟你講什麼樣的事情?

發揚哲學才是重要的事情。比如一個哲學系的學長對我影響蠻大的,你知道他常常跟我講什麼嗎?「啊那些都是枝微末節啦。」

-枝微末節?

就是那些都不是問題的根源,最終的根源還是要回到哲學。這有點法西斯的優越感。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