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平凡與不平凡之間[728+1/編輯世界] by 增田捺冶

0
1032

「我們總是在平凡的生活中,試圖尋找不平凡。」

距離上一回專欄已經經過了兩個星期。

這個專欄呈現對於這個「時代」所採取的姿態,並想要推動「文化」論壇,捕捉、修正關於「微小世界」之事。順帶一提,在方完成的原稿上,寫著「在文化與文化的縫隙間活著」這樣的標題。但是,為了說明「文化與文化之間」這件事,必須要建立更多共有的基礎。

思考著這樣的事情,在Facebook上看到了一段影像。

「台灣大學學生會新部員招生影片」

 這部影片,從「我們總是在平凡的生活中,試圖尋找不平凡。」這樣的句子開始,以「選一條沒有走過的路」、「選一道名字很特別的菜」作為日常中「不平凡」的舉例。「到行政大樓抗議被莫名收走的三百塊」;「向一直默默喜歡的他遞出告白的花束,不過被以對花粉過敏為理由遭拒」;「拿起鏟子,蓋起延宕以久的人文大樓」;「不迷信地故意在傅鐘前數二十一聲鐘聲」;「在最後一分鐘壓線交作業」;「投身連署運動(可能意指平權公投)」

而之於上述,影片末以「即便人們說這些『很傻』、『很無謂』,但或許我們都只是想要再努力一些」、「就算無法達成,也會想奮力改變」這樣結論性的句子收尾,並以一句加入學生會的宣傳語作結。

沒錯,「我們」確實想要脫離平凡。這則訊息在台灣這個地方,悲鳴般地時常自許多年輕人口中耳聞。之於這段影像的旨趣,有重新思考一回的必要。

 

「平凡PUNCH」與帥氣

 聽到「平凡」這個自,就一定會想起那本雜誌。在日本東京奧林匹克進行正中的1964年,「平凡PUNCH」這本週刊誌,以「絕不做其他人正在做的事」、「只做前所未見的事」這樣的初衷開始發行,延展了「酷酷的」1960年代的文化層面。偏向安那其主義(anarchy)的企劃與女優寫真集等等,人們透過探討何謂「帥氣」的教戰守則,去展示對於時代與文化的姿態。然而,當被「POPEYE」、「BRUTUS」取而代之,這本週刊也在1988年隨之休刊。「POPEYE」、「BRUTUS」於今日仍在持續進行,呈現生活風格與次文化等等內容,得到廣泛好評。

坦白說,我堅信「不平凡」的東西,某種程度上隱含了「帥氣」的特質。之於這樣受到「帥氣」所束縛的「不平凡」,當然也可能受到這樣使人「喘不過氣」的批判。但是,在缺乏「帥氣」、鬆散地維繫著的社會中,「不平凡」將被封閉在個人之中。如此一來,除了自我滿足之外,又還能夠帶來什麼正面影響呢?

但是,我並不是純然地否定這個影像中所說的「不平凡」。能夠沉浸於什麼之中,即便僅有一瞬也是幸福的。在某個時代被攤平之後,或者文本被過剩供給的社會中,即便想要沒入於什麼、卻無法捕捉一絲火花--這樣的狀況或許與日本高壓社會中,一年中有數萬人選擇尋短的原因有關。

不過,我想就算是「自我滿足」也挺好的。大量地呼吸、不斷延展地活著,一定不是誰都會否定的事。但是,之於「自我滿足」、或者「自己」與「他人」間的連結,我想必須要慎重考慮與「帶有政治性的事物」具體的連結。

這段影像,雖然具體地描繪了「對於人文大樓的意見」、「對學校行政的抗議」、「署名活動的參與」等等畫面,但當要考量上述行為的正當性,就必須去測量「自己」與「他人」間的距離。也就是說,當輕忽了這個行為的瞬間,很可能等於放棄了之於「不平凡」的「正當」追求。

(p.s. 對於這種該要慎重處理「正當性」的描述,卻用了「Macbook air」抽獎般的宣傳手法散佈至群眾中,使我不禁納悶,這又怎麼一回事呢。但這裡並不想做之於團體行為的討論,所以在此先略過不提。)

第二個文青世代

回顧「文青爆發」的時代,「平凡與不平凡」的問題也同樣是其中一個不可剝除的脈絡。許多人背負著「那個人好像在思考著什麼」這樣的表現方法,我明白隨著「第一個文青時代」的終結,現在「第二個文青時代」或許使用著更銳利的方法去面對文化。當對那種「不平凡」有所欲求,有時使用違法藥物或菸草、大麻等等去堆動地下文化,而我個人認為,年輕人們對於「安那其」(anarchy)的依存性漸強,很可能加深與「社會」整體的分斷。

此外,如果真要良好地去維繫「社會」與「自己」,我想就不得不對談論「社會」這件事感到戒慎恐懼。自我意識與自我形象,是透過在社會中與他者的關係而慢慢形成,並且在社會中與他人的相處逐漸變化。當「為了這個社會好」而有所行動時,我想時常獨自思考、測量自己與他人間的距離,去保持之於「社會」一致的前提,是有其必要的吧。

而最後,當談起平凡,便必然會想起關於剛過世的樹木希林女士的事。透過「不平凡」訴說「平凡」的她的人生,是否也隱藏了在「平凡」與「不平凡」之間活著的暗號呢。

「人起碼要以喜歡的方式死去」

人是終將一死的。

隨著延長壽命的醫學技術不斷進化,

難以死去的時代也將會來臨吧。

但我並不討厭死亡,也不為之焦慮。

一一放掉手中的慾望,

只想在最後好好地打扮自己。

如果人死後會成為宇宙的塵土。至少做一粒美麗而閃耀的灰塵。

這就是我最後的願望了。

我創辦了雜誌「MO NOGATARI」。MO NOGATARI指的是「物語」(故事)的意思。日文的「物語」一詞包含了許多種意涵。並非只是單純帶有故事性的物語,而是著眼在「訴說物語」這樣的行為,並且在將之相對化的同時,思考何謂「物」、何謂「訴說」,並以「在複雜而喧囂的現實中,進行能呈現其中一道脈絡的創作」為意義,去實踐、嘗試。在從今以後,與「社會」的分斷將會逐漸加深的時代,該如何去保持適切的「共同性」,使文化與「生活方法」相聯繫--MO NOGATARI是以上述為出發點,所製作的一本雜誌。有興趣了解更多的人,歡迎點入Facebook專頁看看。

 

——–

文章・攝影/ 捺冶(728)

instagram | @7.2.8_

Facebook | www.facebook.com/728naye/

翻訳 | 許瞳 ( instagram.com/hitomixu )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