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語幼稚園 [#05 雙週拋 by許瞳]

0
852

→獅虎山 [#04 雙週拋 by許瞳]

 

家教教的國小妹妹,每週國文課都要背孝經,小朋友背誦經典的方式像饒舌,把句子切成一段段音調特別的旋律,仔細一聽,她為方便記憶而做的分段,打斷了標點符號的切割,變成了一個個沒有特殊意義的音節。對家教妹妹來說,孝經的內文似乎是「聲音」而不是「語言」。
其實對小孩來說,聲音跟語言的差別應該微乎其微吧。很多人說,長大後學語言會越來越難,我覺得這多少與我們對「聲音 / 語言」認知的程度有關連。
我有個很久沒聯絡的朋友,家裡是日本人,因為從幼稚園開始和台灣人一起讀書,所以中文講得和當地人一樣標準(而日文當然也是,畢竟那是他的母語),而她小學畢業前因爸爸工作,跟著搬到了東南亞,偶爾看到臉書上的影片,得知她現在也成了一個說著流利印尼文的女孩。很奇怪,對於現在才開始認真學日文,或者總有一天也會學印尼文的我來說,我卻無法用像他一樣自然的方式,運用舌頭去製造那些「語言」的「聲音」。說到底「語言」的形成,是否是因為在一個環境薰染下,由「聲音」而來的變異呢。

很多人說,這是一個國際化的社會,所以孩子的語言學習是重要的。我自己也是個讀過雙語幼稚園的人,學的第一句英文是”No Chinese!”,但最近也常常在想,對於比我優秀更多更多,一個看似擁有國際優勢、會說多國語言的人來說,語言的混亂是否是件令人困擾的事情。
每個語言都有自己的邏輯、自己的語感、自己的情緒,在文字/對話的翻譯過程中,語言轉換便已經會丟失許多語言間的「空隙」(或者說,語言裡唯一屬於「聲音」的部分。)所以,對於一個同時會說中、英、日、德或者任何語言的人來說,不得不面對「此刻該用什麼語言」、「該傳達給哪一個人」這樣的問題。語言的混亂是否也可能導向思緒邏輯的混亂呢?我是個語言學習很片段的人,所以無法想像那樣的情形。
不久之前有人問過我,以後生了小孩(笑)會不會把他送去讀雙語幼稚園。我覺得還是會的吧,畢竟自己還是感到,能與使用其他語言的人溝通、「發現有什麼超越『語言』的『聲音』」,並且感受「好像能夠溝通」那樣的感動,再怎麼說都還算是件幸福的事。雖然在長大過程中,我們漸漸理解「語言」不只是「聲音」,而人與人之間,好像也存在著什麼微妙的不同(或者感受到他處在「與我不同的空間裡」),那些感覺或許是痛苦而令人困擾的。

另記:今天說的是關於「不同語言」之間的「聲音」,但其實即便是單一語言中的聲音,也不見得能100%地傳達給對方吧,不過那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雙週 [#01 雙週 by許瞳]

 半格機 [#02 雙週 by許瞳]

 警衛伯伯 [#03 雙週 by許瞳]

 獅虎山 [#04 雙週 by許瞳]

 雙語幼稚園 [#05 雙週 by許瞳]

 拾捌 [#06 雙週 by許瞳]

 

文 | 許瞳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seisyun.hitomi:

Instagram:@hitomixu

設計| 捺冶 728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728naye/

Instagram:@7.2.8_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