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家家酒完全指南 02 || 瑞瑞:你遞來十塊錢,我要跟你玩嗎?

0
1558

你遞來十塊錢,我要跟你玩嗎?

談到「多人模式」的扮家家酒,生長在中產階級家庭的瑞瑞從小就對階級相當敏感,在玩耍間察覺其中差異。

母親重視家教,教導她長幼有序的等級制世界觀,也會提起熟識親友不同的經濟狀況,提醒她惜福:「妳有那麼多芭比娃娃,但可不是每個人都像妳這樣。」

在遊戲間,她發覺自己擁有的物質確實比別人更多,項鍊、皇冠、芭比娃娃多到可以分給一群女孩子玩。學習卡通、動漫主角的慷慨,她不吝於分享,讓好友們挑選自己喜歡的首飾或芭比,共襄盛舉一場公主的聚會。她還會偷偷拿出媽媽的高級瓷器,讓典雅的杯盤為公主們的下午茶增色。

瑞瑞當時最要好的朋友卻不加入公主們的行列,主動提議要演女僕。她總說瑞瑞真的很像公主,什麼都有。家裡較狹窄擁擠的她,也時常讚嘆瑞瑞家的寬闊。在這樣的角色裡,好朋友很自在,瑞瑞卻漸漸感到侷促。敏銳如她,知道好朋友的家境與自己有差距,在日常生活中已因此而感覺「不好意思」,更不希望現實中的階級被帶進可以扮演任何角色的扮家家酒遊戲中。「可是,既然是她希望這樣,我就沒有說什麼。」

既然無法改變兩人的角色,瑞瑞只好以其他方式給予朋友補償。還年幼的她看見在以出生劃分階級的社會,每個階級皆有應盡之責任,上層階級亦有善待他人的義務。到了現代社會、兩個孩子之間,雖然是截然不同的關係,她懵懵懂懂地學習了「公主」這個角色回報他人的方式,在遊戲之外,以物質分享的方式盡可能地待朋友好,回報朋友在遊戲中的「照顧」。

儘管從小就對階級敏感,如今她對階級的理解受高中歲月的影響更深。高中時,她在附中語資班接觸人文關懷的作品與階級批判的概念,才更進一步反省自己自幼接觸的中產階級上對下視角與姿態。

「分享也有很多種。」二十歲的她說。大人間客套的禮節是一種,現今中產階級口中「我們有捐錢的義務」是一種,分享項鍊給朋友們讓快樂加倍的直觀是一種,面對總是扮演女僕的好朋友,參雜著回饋心情也是一種。

在童年,當爸爸媽媽的生意夥伴的孩子來到家中玩耍,則是她遇見上層階級的時刻。若瑞瑞的家庭落在資料欄上「小康」的欄位,那些孩子的家庭則是隔壁的「富裕」。

「我跟那些小孩就合不太來。」除了不習慣局面由他人掌控,她更厭惡對方不只是強勢而是霸道的性格。為避免進一步衝突,她時常中斷遊戲,卻引來對方一陣哭鬧,令她更為反感。

甚至有一次,對方遞給她十塊,以此為誘因要求一塊玩耍。她心裡不快,卻還未能清楚探知這種不快的來源,以母親「必須推辭禮物」的訓誡為應對的原則,依照禮節先拒絕幾次,再接受對方的「好意」。

儘管尚未探清這種交換當中的幽微,她分得很清楚:接受來自另一個小孩的十塊並非不可,陪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小孩玩耍也並非完全不行,但不論是十塊錢的經濟價值,還是一份蠻橫要求的重量,都只能換來她的時間,無法換來她的喜愛。

「我可以陪你玩,但是我還是不會喜歡你。」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