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家家酒完全指南 02 || 瑞瑞:你遞來十塊錢,我要跟你玩嗎?

0
1558

像香草那樣的女孩子

和我第一個訪問到的把妮相反,「誰來當主角」是瑞瑞生命中的一個難題。

「小時候,我比較自我中心、喜歡當主角,無論做什麼事情,也總是想成為『最尖尖』的人。」她張開掌,讓兩隻手的指尖相觸,做出一個錐形的樣子。

是獨生女,也是整個家族中最小的孩子,集萬眾寵愛於一身的她,聰慧、標緻、物質無虞,在幼稚園也如公主般享受人群簇擁;母親有意無意的比較,也讓她自然而然地在各方面追求亮眼出色。

但隨著離開幼稚園、年齡漸長,她遇到的孩子慢慢不再每個都能接受這樣的性格。她發覺自己時常在小組討論時間與組員吵架,也開始被一些同學討厭。

「自我中心只是四個字,但是它包含的東西太多了。」當同為獨生女的我受自身的回憶驅使細問瑞瑞,她懸思片刻,吐出這句話。態度、個性,其複雜不可以簡短言詞轉譯,也非單一事件所能涵括。是我心頭仍繚繞成長過程中綿密說不清的挫折、困惑與愧疚,才急急追問;但她已經看得透徹,才知道千金時常只能撥以四兩。

升上中年級,在瑞瑞扮家家酒歲月的末尾,對於渴望當主角的反省在一次扮家家酒之後,在她心中更加具體地現形。

那天,和鄰居好友一起當動畫魔女的考驗中的兩個主角,明明她外向又有主見性格比較像第一主角巧克莉,卻忽然發現自己想要當的是巧克莉的朋友、溫柔體貼的香草。

被同學討厭的她,身邊有一個極受歡迎的隨和女孩。對照自己的性格與人緣,她暗暗地想要改變自己。「那樣的女孩子好像很不錯。」

那次之後,她的外在行為似乎沒有什麼改變,還是在小組活動中或積極或消極地擔任組長,爭取成為最亮眼的孩子,但是香草的理想形象卻隱隱然烙印在她心中。

「那麼現在呢?」

現在的她或許更像香草了,收起鋒芒,也學會與他人保持不遠不近的安全距離,但那卻不能只歸因於那次扮家家酒。小學三年級到大學二年級是一段太長的時間了。經歷國中人際關係的大起大落、高中與高中戀情的震撼教育,她身體的細胞已經全部換過一輪,個性與記憶則一點一點經歷質變,以不同的形式留存下來。

「現在,我也還是會想要當『尖尖的人』,但是那個『尖尖』和小時候已經不一樣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途。比起競爭的心態,二十歲的她更專注於自己。或許,她還是會參考別人的成就作為要求自己的標準,但是,成為某一個領域中的佼佼者,對她來說已不再只是與他人的比較,更是對於超越自我永不停止的追求。此時,她口中的那個錐形,似乎已不再是一座越爬越高的塔,而是一個專注的修行者在巨大石塊中鑿出的甬道。

 

「我想要用盡全力,到我所能抵達的最遠的地方。而那樣的前進,還必須要一直、一直持續下去。」

***

 

 

 

 

 

 

瑞瑞 ZINE - 「我のㄌㄨㄛˇ ㄓㄠˋ」

(8/17-18 傻瓜書日#2 即將展出)

 

留下留言

請輸入您的留言
請輸入您的姓名